煤炭業下一輪“黃金期”在哪

  在"十年黃金期",煤礦"坐在煤堆上數錢"的場景令人神往.如今不復存在.
  今年以來,山西五大集團噸煤綜合平均售價同比下跌超過100元,跌幅超過20%.從2012年開始煤價"見頂下行",至今頹勢難挽.
  中煤西沙河煤業公司副總經理曹滿說"這輪下跌與1998年那輪煤價下跌不同.那時候企業也困難,但經濟整體上處于高速發展期,總需求沒有變.這次不同,經濟處于換擋期,需求下降,但大量產能仍在不斷釋放."
  "目前的市場萎縮看不到頭."多數接受采訪的基層煤炭界人士都這樣認為.靠高能耗、高消耗的發展模式造就的煤炭"黃金期"不會再現.
  2013年一季度,進口煤量再創新高,國內煤礦企業紛紛叫苦,曾呼吁以各種方式限制進口煤的增加.
  兩三億噸進口煤產生的"鲇魚效應",激活了市場競爭.經過兩年多的競爭,煤炭市場幾大趨勢漸現.一是煤炭巨頭神華集團一枝獨秀的趨勢更加突出,其煤炭價格已成風向標,國內煤價隨之"一升俱升,一降俱降";二是處于第二"方陣"的地方國有企業苦苦支撐,尋求轉型;三是一些中小企業難以為繼,停產、放假;四是進口煤增加成常態,或成為我國煤炭產業向國外轉移的開始.
  山西省煤炭工業協會理事長王守禎認為,煤炭降價刺激不了消費.這個階段是減少庫存或產能的時期,也是企業大吃小、優吃弱的并購重組時期,結局是淘汰并購重組一批,形成寡頭一批.
  市場這只"無形之手"正在煤炭行業產生優勝劣汰的效應.市場面前,人人平等"社會負擔重、歷史包袱多"已不能當作理由.
  山西陽煤集團總經理裴西平說,煤炭行業的惡性競爭才剛剛開始,產業轉型升級是生存的前提和保障.企業必須走現代化建設之路.
  同時,政府"有形之手"要做好該做的事.有的地方各類不合理費用和中間環節收費較重,有的地方依然延續著計劃經濟時期統一經銷的模式,企業負擔沉重.山西一個市稱"取消政府在煤炭中間環節的收益,預計全年可為煤企減負6億元".
  政府必須利用"有形之手"建立合理的"游戲規則",加快清費立稅等措施,真正減少企業負擔,建立全國統一的銷售市場.只有去掉束縛市場主體活力的"繩子",讓企業在合理競爭中強身健體,煤炭行業才能迎來真正的"黃金期".
扑克分析仪全是骗局